「我真的是如魚得水。」蘭卡(Lenka)說。說這話的同時,蘭卡正在紐約Woodstock的一間錄音室裡,她已經完成了首張個人專輯「蘭卡的異想世界(Lenka)」裡的歌曲,但她還是待在錄音室裡隨意錄製一些其他作品。當風鈴清脆響起,蘭卡眺望著錄音室外的森林,這片自然景致顯然讓她想起了她的家鄉-不是她在洛杉磯的住處,而是她從小生長的地方-澳洲鄉間。

     「我爸媽以前是嬉皮,我爸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南岸蓋了間房子。」蘭卡解釋道,「雖然在我七歲的時候,我們舉家搬到了雪梨,但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對小時候住的那個地方有著很深的感情。」


      移居雪梨之後,蘭卡在青少女時期成為演員,當時她還曾受教於國際知名影星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門下。之後她開始在舞台劇、電視影集和一些獨立製作的電影中擔綱演出主要角色,同時這位把自己稱做「反骨藝術學校學生」的才藝美少女也加入了一支備受好評的電子/ ambient團體Decoder Ring,在團中擔任主唱/鍵盤樂器手。現在的蘭卡同時面臨兩項全新的挑戰:她移居到了美國加州,同時也單飛成為個人歌手。但無論她在哪一個地方闖蕩,她總是不會忘本。有些人很難保持未受汙染的純真自我,但蘭卡絕對不會。

     
蘭卡蜿蜒繚繞的歌聲妥貼地映襯著她歌曲中的歌詞,歌聲與歌詞自然而毫不費力地交相纏繞,彷彿小孩子巴著媽媽的雙腳,或是巨蛇緊緊纏著獵物的頸部般地理所當然。無論論及我們長期壓抑的恐懼(“Trouble Is A Friend”)或是失去許久的純真(“We Will Not Grow Old”),蘭卡的音樂作品總能喚起我們的原始情感,不受矯揉造作或是犬儒意識的汙染,而且她並不介意偶爾讓人聽了歌曲後發出會心的一笑。

     
麻煩是朋友,麻煩是敵人/ 無論餵他什麼,他總是會蔓生,蘭卡在充滿不安感的鋼琴伴奏聲中,如此唱著“Trouble Is...”這首歌。鐵琴-這是蘭卡在專輯裡演奏的眾多樂器之一-詭異地誘導出深不見底的黑森林景象,而蘭卡讓人心悸的啊嗚輕叫聲,則暗示著麻煩本身也碰上了麻煩。


    
「這是一首為大家打氣的歌曲。」蘭卡談到這首歌時如此表示。這位在Decoder Ring過去兩張專輯中,為該團充滿意像的音樂貢獻出被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稱為“不可思議的縈繞歌聲”的歌手,可是位打氣專家。「我不喜歡看到人家沮喪,我想為大家打氣加油。」蘭卡如此給了麻煩一記當頭棒喝。

      雖然這張專輯裡的歌曲談及破碎的戀曲(“Wrote Me Out”-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首歌是蘭卡跟心火合唱團(AFI)的Hunter Burgan合寫的)、自我厭惡的情緒(“Anything I’m Not”)、觸礁的感情(“Dangerous & Sweet”-蘭卡又再度出乎意料之外地請來豪威戴依(Howie Day)與她合唱)以及長距離的渴盼(“Skipalong”)等等主題,然而,整張專輯卻展現出活潑輕快的態勢。



      以蘭卡式獨特風格展現的首支主打單曲“The Show”所採取的角度有些陰鬱-人生如戲,而且有時候是場很爛的戲-,然而卻出人意料之外地以泰然自若的態度演繹出來,甚至還在結尾處引爆成大膽的宣示:“我要它值回票價!”「我覺得我應該要把所有朋友都找來,把那段表現得像是在酒館裡喝醉酒後唱歌的樣子。」蘭卡解釋,「澳洲民謠歌手蜜西希金斯(Missy Higgins)也參與了那段演唱。」

      “Don’t Let Me Fall” 的弦樂部分請到了作曲家/編曲家David Campbell(也就是知名歌手貝克(Beck)的爸爸)擔任指揮,一開始這首歌聽起來像是受到導演/表演藝術家/作家米蘭達裘麗(Miranda July)(“偶然與你相遇(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影響的一首神經兮兮的情歌,但後來逐漸演變為精緻溫暖近似搖籃曲的溫柔曲調。製作人Mike Elizondo(費歐娜艾波(Fiona Apple)、傑斯(Jay Z))為蘭卡的作品錦上添花,他特別安排蘭卡到Capitol Records頗具歷史的一間錄音室錄製這首作品。

     「能和九位弦樂樂手同處一間錄音室裡,而且還由David擔任指揮,這真是很特別的經驗。」蘭卡表示,「通常我都是在我破破爛爛的車庫裡做音樂,所以我覺得這次的錄音經驗蠻高檔的。

       蘭卡的新鮮感還擴及跟她音樂有關的各個層面,像是她和同鄉澳洲視覺藝術家James Gulliver Hancock合作的奇特紙偶定格動畫音樂錄影帶,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們就像是藝術創作雙人搭檔。我很喜歡手工藝術品,尤其是故意做得沒那麼精緻而且有點小孩子氣的作品-有些米歇爾岡瑞(Michel Gondry)的味道。」蘭卡表示。

      
儘管爸爸是爵士樂手,蘭卡小時候學音樂的目的卻是為了要逃避學音樂這件事:「我被爸媽逼著去學鋼琴跟小喇叭,但是那時候的我真的很討厭學樂器。」她回憶道,「我爸媽為了要讓我繼續學下去,就跟我說如果我音樂能考到B以上,他們就答應讓我去穿耳洞。結果我一考到B,我就跑去穿耳洞,而且就再也不去學樂器了。」

      
剛進入青少女時期的蘭卡開始熱中於演戲,她在澳洲青年劇團(Australian Theatre for Young People)裡受到恩師凱特布蘭琪極大的啟發:「凱特非常熱情,她很能啟發我們,而且她也很有趣。她讓我完全愛上了演戲,也讓我得到了這輩子的第一個工作。」蘭卡表示。

      
大部分時間均分給藝術學校和戲劇演出(包括在像是不簡單的任務(The Dish以及“Lost Things”等等獨立製片作品中頗受好評的演出)的蘭卡,終於因為要在一齣戲裡開口演唱,而再度面對音樂。蘭卡開始在雪梨錄製試唱帶,同時Decoder Ring樂團的鼓手也邀請她在樂團正為其編寫配樂的獨立製片電影我行我愛(Somersault的原聲帶中演唱。這部電影以及電影的原聲帶後來榮獲無數獎項的肯定,蘭卡和Decoder Ring也在2006年受邀前往美國,在South by Southwest音樂節裡表演,之後他們在美國進行了一小段巡迴表演。

      
蘭卡和Decoder Ring合作了兩張專輯之後,她決定要單飛,展開她所謂的“吉普賽”式生活,在工作和簽證都沒問題的前提之下,於美國、歐洲和澳洲等地之間飛來飛去。2007年,蘭卡移居洛杉磯,她對搬到洛杉磯的第一晚印象十分深刻,因為當晚FX電視頻道播出的影集“Dirt”裡面,用了蘭卡早期的作品“Follow”做為插曲:「那首歌搭配著女主角寇特妮考克斯(Courtney Cox)用按摩棒自嗨的畫面,」蘭卡回憶道,「所以我們看到時都大笑起來。」

      
當時許多家唱片公司都想和蘭卡合作,而蘭卡覺得Epic是跟她最麻吉的唱片公司:「我告訴他們我對未來事業的展望後,他們都很感興趣,他們對我說:『我們希望能幫妳達成妳的目標』。」蘭卡說,「他們雖然是主流大廠,但他們有獨立廠牌的態度。」

      
蘭卡從去年12月開始在蒙特婁錄製她的首張個人專輯,當時她甚至還沒跟唱片公司簽下合約。在蒙特婁錄製了幾首歌曲之後,蘭卡又回到洛杉磯錄音,最後在Woodstock完成整張專輯。雖然沒什麼空暇,蘭卡還是把握時間翻唱了幾首其他各式各樣風格藝人的作品(包括謙遜耗子樂團(Modest Mouse)的“Gravity Rides Everything”、電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的插曲“My Favorite Things”以及霍爾先生(M. Ward)的“Vincent O’Brien”等等)、在錄音室旁的森林裡閒晃,還拍了幾支錄影帶,等蘭卡抽出時間完成剪接之後,這些錄影帶勢必會在YouTube上流傳開來。Woodstock
或許不是蘭卡真正的家鄉,但目前看來,這裡已經夠近似她的家了。

全站熱搜

sonybm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